毕业——谨此祭奠我逝去的青春

看着离校手续单上 “结清网络费” 一栏的 “免办”,我思绪万千。我也许是少有的几个从未开通过 “网络通” 的学生之一。因为在少院机房不需要网络通,后来有了 LUG 服务器也不再需要网络通,现在我坐在寝室里,用无线信号放大器蹭东活的 ustcnet。其实我并不真的在乎每月 20 元的网络费,不开网络通,更多是一种符号、一种象征,它串联起支离破碎的记忆,祭奠着悄然逝去的青春。纯属个人 YY,勿喷。

10 年前:编程从谭浩强开始

刚上初中的时候,听说有计算机竞赛这个玩意。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消息,我家长以为计算机竞赛就是玩游戏,当时我也不知道百度一下,就信以为真了。开课一个月之后,孟同学跟我说,计算机竞赛里有很多像奥数题,你应该喜欢。我家长于是向班主任核实,才知道计算机竞赛是编程序,其实我当时对编程序的理解就是修电脑的叔叔在黑框框里输入命令。当我上大学之后教同学做网站的时候,她也把 Windows 命令提示符说成是黑框框,我不禁哑然失笑,其实我们都是从那里走来的。

第一次去上计算机竞赛课的时候,40 个机位的机房里挤了 60 多号人,我连座位都没有;老师在黑板上讲 printf,台下的同学昏昏欲睡。看到同学们人手一本绿皮的《C 程序设计》第二版,封面上印着“发行 700 万册”,我就感觉谭浩强是仅次于比尔盖茨的计算机大神了。听说大牛学长还买了《算法导论》,虽然有点贵,还是“请”了一本回来供着;之所以供着是因为上面没有可以直接抄的 C 代码,没有代码的书能叫计算机专业书吗?

继续阅读“毕业——谨此祭奠我逝去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