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科技评论:新年快乐

(转载自 AI科技评论 微信公众号,感谢崔天一同学采访)

情人节表白:你喜欢 MSRA 哪一点

(转自 微软研究院AI头条 微信公众号,感谢贝贝姐采访)

蜗牛说:从挂科少年到微软奖学金获得者

(转载自 中国科大研究生会 微信公众号,感谢朱意星等同学的采访)

如果要用一个词给他开篇的话,
那就是
折腾。

Hello Hexo

USTC Blog 彻底关闭了,享年五岁。

WordPress 实在太臃肿了,早就想迁移到静态博客,趁这个机会迁移到了 Hexo

hexo-migrator-wordpress 迁移工具并不完美,排版方面的问题需要慢慢修。另外评论也丢掉了。

阮震元:本科生实现科大顶级论文零的突破

(转载自 科大新创公益基金会

计算机系统领域的顶级国际学术会议SOSP 2017(操作系统原理大会)前不久在上海举行。自1967年首届SOSP以来,操作系统和分布式系统教科书里大半的内容都出自SOSP会议。因此,系统领域的研究者普遍把在SOSP上发表论文视作一种荣誉。今年SOSP收录的39篇论文中,仅有两篇的第一作者来自中国大陆,其中就有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三年级博士生李博杰和大四本科生阮震元合著的KV-Direct系统。这也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首次在SOSP上发表论文。作为本科生,阮震元是如何一步步实现科大在SOSP会议上“零的突破”的呢?

SOSP:计算机系统研究的风向标

(转载自 微软亚洲研究院

SOSP(操作系统原理大会)自1967年创办以来,两年一届,已经有50个年头了。从1969年的UNIX系统到21世纪初的MapReduce、BigTable、GFS,系统领域一系列最有影响的工作都是发表在SOSP以及与它隔年举行的兄弟会议OSDI上。如果把SOSP和OSDI历年最具影响力(Hall of Fame Award)的论文汇集成册,就是大半本操作系统和分布式系统的教科书。作为系统领域的最高学术会议,SOSP和OSDI每年只收录30至40篇高质量论文,因而能够在SOSP上发表论文是系统研究者的荣誉。

系统研究的动机

(2017 年 11 月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演讲的结束语,抄了 爱因斯坦《探索的动机》

折腾系统,让它的性能提升10倍

(转载自 微软亚洲研究院

国际计算机系统架构体系学术会议SOSP 2017(Symposium on Operating Systems Principles)此刻正在上海如火如荼地举行。SOSP作为计算机系统领域最顶级的学术大会之一,若论文有幸被收录,影响力自然不言而喻。前不久,微软亚洲研究院与中国科技大学的联合培养博士生李博杰的一篇关于内存键值存储的论文就被该会议收录了。对于绝大多数非计算机行业的人而言,“内存键值存储”可谓大脑知识的盲区,是好奇心号船舶的一片深海。但对于92年的李博杰来说,这却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关于他的成长故事,可以从这个对我们陌生,而对他却万分熟悉的词语讲起。

开源技术盛会LinuxCon首次来到中国,大咖齐聚关注业界动态

(转载自 微软亚洲研究院

2017年6月19-20日,开源技术盛会LinuxCon + ContainerCon + CloudOpen(LC3)首次在中国举行。两天议程满满,包括 17 个主旨演讲、8 个分会场的 88 场技术报告和微软等公司的技术展览和动手实验。LinuxCon 吸引了众多国际国内互联网巨头、电信巨头和上千名业界人士参会,包括Linux创始人Linus Torvalds,大咖齐聚共同关注业界动态。

芯片架构换血!如何评价微软在数据中心使用FPGA?

(本文首发于 知乎,后转载至 微软亚洲研究院

我们并不是用 FPGA 代替 CPU,而是用 FPGA 加速适合它的计算任务,其他任务仍然在 CPU 上完成,让 FPGA 和 CPU 协同工作。

本回答将涵盖三个问题:

  1. 为什么使用 FPGA,相比 CPU、GPU、ASIC(专用芯片)有什么特点?
  2. 微软的 FPGA 部署在哪里?FPGA 之间、FPGA 与 CPU 之间是如何通信的?
  3. 未来 FPGA 在云计算平台中应充当怎样的角色?仅仅是像 GPU 一样的计算加速卡吗?